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RSS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基层党建 > 党员风采

乐小丽:用心呵护脆弱的生命

发布时间:2014-10-15  来源:浠水党建网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大家好!我叫乐小丽,今年41岁,是县精神病医院男病区护士长,1992年参加工作,2005年先后担任外科、精神科护士长,2007年入党。2013年荣获“黄冈好人—最美护士”称号。我报告题目是《用心呵护脆弱的生命用爱践行崇高的使命》。
精神病患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需要更多的关爱,我要给他们母亲般的温暖。
2003年3月,因工作需要我来到这个令人谈之色变,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——精神病医院。初来的我对这个特殊的群体充满着恐惧,初来的我对这个特殊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与排斥,刚来的那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要做噩梦,梦里全是一张张千奇百怪、神情呆滞的脸朝我笑着、哭着、骂着,我简直快要崩溃了!我痛苦极了,真不想上班了。一天早上,医院门口驶来了一辆破旧的三轮车,车上有一只铁笼,笼子里一个蓬头垢面、身上散发着恶臭的男人被五花大绑,嘴里不停地胡言乱语着。原来这是一个重性精神病患者,就是人们所说的“武疯子”,患病多年,反复发作,冲动伤人,家人无法管理,只好将他关锁在铁笼子里。家里一贫如洗,只有老母亲与之相依为命,雪上加霜的是母亲最近查出患肺癌晚期!老人哭着说:“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都三十多岁了,得病十五年,家里的东西都被他打光了。救救我可怜的孩子,只要让他能自己照顾自己、活得像个人样,我死了也就闭眼了。”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?不管他是呆、是痴、是癫、是傻。我也是一个母亲,相比这位母亲的苦难,我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?我暗下决心,要给于我的病人母亲一般的照料。我开始调整心态,试着走进精神病人的内心,和他们交谈、游戏,用心用爱去善待他们。
2005年8月,患者小陈,因为母亲的突然离世,复发重度抑郁入院。刚来时呈一种木僵状态,不吃不喝,不语不动,卧床不起,大小便也不能自理。他的体重是160斤,每天都要给他翻身、擦身、换尿片、喂水喂饭……有一次,我费了好大劲儿才将他的衣裤、床单换下帮他擦洗干净,他却躺着又大便了,顿时,臭气熏天,同屋的病人都捂着鼻子跑出屋外。我强忍住刺鼻的味道,强压住胃里的翻江倒海,手脚麻利地边收拾边和他说话:“想方便的时候跟我说一声,或者举一下手、跺跺脚也行,你能做到的,是不是?”刚开始他毫无反应,我一有空就去和他说话,只要有一点点进步就及时给与鼓励。几天后,他下床了,开始自己吃饭了。一天,小陈的情绪变得狂躁,从病房窜到院子里,大声喊叫,到处乱跑。这时天下着大雨,随时有滑倒摔伤等意外发生!值班的医生护士合力将他截住,抬回病房。我给他换衣服的时候,他一脚把我踹倒,我的头重重的撞在床架子上,跌坐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。等把他身体擦洗干净、保护约束在床上,我们一个个瘫坐在椅子上,全身被雨水和汗水湿透。我把脏衣服拿去洗,手已经不听使唤,连盆都端不住,雨水、汗水、泪水流到嘴里,又苦又咸……回到家里的,老公看到我这幅模样,也很心疼,叫我写申请换个科室。晚上,看着女儿甜甜的笑容,心又软了:他们是病人,是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病人,是最需要关爱的“孩子”啊!哪有妈妈放弃生病的孩子、受了点委屈就生气走掉的道理?一个多月后,在我们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,小陈病愈出院了。现在,他能每天坚持吃药,还学会了种菜、卖菜,自己养活自己。医院食堂门口时常出现一把新鲜的青菜、一串红红的辣椒,我就知道,那又是他来过了。
在精神病医院工作,需要非同寻常的勇气,有时还会有危险,我和护士们既是战友,又是姐妹。
当护士难,当精神科的护士更难。我们戏称精神科是“没来的不敢来,来了的就想走”。我们负责的男病区,病人常年有一百多个,护士只有7个,人手少、任务重。每天一上班就没有停歇:查房清人、洗晒被褥、喂药打饭、病房巡视、带病人活动娱乐、帮病人洗头洗澡等,上一天班走过的路程不下5公里。身体的劳累还算不上什么,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压力。我们的一些医生护士,在外都不敢说自己在精神病医院工作,因为怕别人看不起。作为护士长,每天两次的查房我必须亲力亲为,一天不查房就感觉不踏实,因为精神病人随时会有突发情况。查房时我要求护士随身带着三件物品:小本子、手套、开塞露。小本子是用来记录病人需要的物品,手套和开塞露是为便秘的病人准备的。很多病人因为长期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或长期卧床很少活动,有便秘的习惯,要随时帮他们解决排便的痛苦,严重时甚至要用手一点点的帮他们抠出硬如石块的粪便。有的病人年轻力壮,在接触的过程中,医生护士经常被踢、被打,甚至姣好的面容被抓得破相。最惊险的一次是医生被刀刺伤手臂,缝合了18针!为了保证医护人员的自身安全,科室有严格的规定:不许佩戴首饰,不穿短裤短裙进病房;一个人去病房时要保持警惕性,尽量把病人放在你的视线之内,出门的时候要环顾四周、快进快出;病区的钥匙不要拿在手上,要放在口袋里保管好;面临突发事件,在做好自我保护的前提下尽量不让病人逃脱或受到伤害。
但意外还是发生了:去年的一天晚上,我们病区新来的护士小王,在查房时,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病人事先躲在卫生间,趁她不备将她的脖子死死掐住,去抢她口袋里的钥匙。她挣扎着抵抗,可哪里是病人的对手?危急时刻,她急中生智,将钥匙使劲扔到院子里,病人放开她去捡钥匙,她趁机逃脱并大声喊来同事,及时制止了病人的行为。见到我,她委屈的哭道:“小丽姐,病人吃不了饭,我们给他们喂。病人解不出手,我们用手帮他们掏。我对我爸我妈都没这么好,刚才差点被他勒死?我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是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。
她的男朋友听说后,坚决劝说她辞职,否则就要和她分手。我几次电话邀请他来医院看看。他来了,我给他讲精神病的发病原因、症状和治疗过程,与精神病人交往的基本常识,带他去接触、去感受我们的病人,改变了他认为“精神病人都很可怕”的观点。为了消除小王内心的阴影,我陪着她倒了一个月的夜班,跟她讲前辈们和精神病人的故事,鼓励开导她。慢慢的,男友逐渐认同理解了这份工作,小王的思想也稳定了,现在,她成了我们病区的业务骨干。
精神卫生工作难度大,需要每个人的参与,我愿做一名善心的使者,把爱的阳光播洒到他们的心中。
在精神病院上班这么多年,看过多少家庭,因为家人患精神病而因病致贫、妻离子散,甚至家破人亡;看过多少人,一表人才、年纪轻轻却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,丧失社会功能与劳动能力;看过多少父母,为了孩子的心理问题忧心忡忡,却又无能为力!看到这些,作为一名精神卫生工作者,我感到痛心和忧虑,更感觉肩上有着沉甸甸的责任。为了更好的服务于精神卫生事业,2012年,我自费报名参加了武汉大学心理咨询师培训班,学习心理学,同年取得心理咨询师(二级)证书。
女儿经常问我:“妈妈,我发觉你对病人比对我还好,你整天只知道上班,没时间陪我,我都吃醋了。”我摸摸她的头说:“你是个健康幸福的孩子,可以自己照顾自己,可以上学读书。医院里有很多生病的哥哥,妈妈不去医院放心不下呀。”看到我工作这么辛苦,有位咨询师朋友对我说:“别上班了,跟我一起开心理咨询室,工作轻松,收入也比这里强多了。”我婉言谢绝:“病房的事太多,离不开呀,等我干到退休再考虑吧。”
曾经有人问我:“在这里上了这么多年的班,整天跟一群‘疯子’打交道,你就没有厌倦吗?不想换去其他科室吗?”说实话,说没有、不想是假的,但是在这里呆久了,也对他们产生了一份特殊的感情。我最快乐的就是看到病人回归社会,正常的生活、工作和学习。
近年来,为了解决部分特困精神病患者医疗费不足的问题,县委、县政府加大了对精神病的医疗保障力度,各级部门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。我和同事们也积极捐款捐物,组成一对一帮扶小组。为了引导更多的人来关注精神卫生,关心精神病人,我和同事们成了义务宣传员,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同学,只要有机会,我们都会劝他们在方便的时候来医院看一看,哪怕是一声问候、一点爱心!
精神病人表面可怕,其实内心比正常人更加脆弱和敏感,更需要我们的理解与关爱。一滴水可以汇集成爱的海洋。工作22年来,有一种精神支撑着我,那是母性的力量、工作的职责,更是一种社会责任!万般艰苦不仅没有击退我,反而使我更加爱上了这个岗位。只要还能干得动,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。
通知公告
最后更新
部长信箱
举报电话12380